評測

馬云:我沒能力也沒欲望去干涉媒體報道

字號+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2016-04-23 我要評論

此前阿里巴巴集團執行主席 馬云 接受南華早報的采訪,南華早報中文網分為上下兩篇刊出。在上篇中,馬云對中國 經濟 進行預判,認為 未來20年中國經濟增長仍將為全球稱羨,下篇回

馬云接受了南華早報專訪,他說沒能力也沒欲望去干涉媒體報道

此前阿里巴巴集團執行主席馬云接受南華早報的采訪,南華早報中文網分為上下兩篇刊出。在上篇中,馬云對中國經濟進行預判,認為未來20年中國經濟增長仍將為全球稱羨,下篇回應了入股《南華早報》的用意,談了對中國文化建設趕不上經濟建設以及對香港困局的看法。以下為采訪實錄。

談入股《南華早報》:沒有能力也沒有欲望去干涉報道

問:現在《南華早報》已經加入了阿里巴巴的大家庭,您對南華早報的前景有何看法?對南早扮演的角色怎么看?

阿里巴巴加入了《南華早報》的未來,我們非常興奮。 《南華早報》是一家了不起的媒體,也是香港最好的媒體之一;郭鶴年先生接手之后,更是成為了亞洲最頂尖的英文媒體之一;阿里巴巴希望透過我們的技術和資源,協助《南華早報》成為一家全球性的媒體。亞洲正在改變,中國也正在改變。所以《南華早報》會擁有大量的機會。與其他媒體相比,《南華早報》憑阿里巴巴在中國、在亞洲擁有的資源,可以令整個世界更好地了解亞洲、更好地了解中國。如果南華早報能夠扮演東西方橋梁的角色,我相信這家媒體未來一定會成功。

問:阿里巴巴曾表示《南華早報》的報道應該為讀者呈現出一個有別于西方媒體眼中的中國。您認為這將會是怎樣的一種敘述方式?

首先,我認為最重要的是對讀者公平。讀者有權利認識一個客觀、真實的中國。我很幸運地去過不少地方,但我越多地接觸世界各地的人,越多地聽到他們對中國的看法,我越覺得其中的誤解很大。其實很重要的原因是,他們沒有從媒體上得到準確的信息。并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親歷中國,也不是每個中國人都有機會去歐洲或西方,所以我認為這其中有巨大的機會,也正是一家媒體可以承擔責任之處——幫助人們以更全面的方式來互相了解,而不是用只由只言片語就輕率地得出一個結論。我非常高興《南華早報》可以承擔起這個責任,以更為廣闊及更具深度的方式報道中國。所以我認為《南華早報》要做的應該是“對我們的讀者公平”。我們應該讓讀者從更多的角度來認識中國。

問:有一些評論猜測,阿里巴巴發布收購南華早報公告的含義,似乎是指未來《南華早報》有關中國的報道會變得更正面,甚至會在一些棘手的議題上幫中國粉飾。您對這些猜測有何回應?

我沒有做過記者。但是我相信,如果還沒報道,就先給一個媒體定個規則,要正面去報道,還是負面去報道,這個報道本身肯定就是片面的。我認為不是“正面或負面”,而是“全面”,非“片面”。我總結為“客觀、理性、全面”。如果人們真的希望更好地認識中國,我們必須確保媒體的報道是東西方讀者都容易理解的。正如我說過,我們應該為讀者提供一個公平的機會,而不只是為中國或為我們提供一個公平的機會。

問:中國的故事錯綜復雜,有時甚至自相矛盾。媒體如何才能從具吸引力的客觀角度,讓西方讀者可以去明白在中國發生的這些事情?

我覺得媒體最重要的是客觀、公平和全面,不應該摻入偏見或成見。有時人們單純以西方角度或東方角度看待問題,流于片面。《南華早報》可以做的,就是交代清楚事件的來由和文化背景。西方文化崇尚科學,講究要么黑、要么白;東方是講究黑和白之間混沌的發展,太極中間的變化。 《南華早報》可以讓讀者更好的理解東方思維。東西方未必互相認同,但至少可以理解對方的出發點。

問:阿里巴巴集團執行副主席蔡崇信之前提過,編輯方向會交給南早的編輯負責。您身為集團負責人,會不會參與其中?您會給編輯委員會什么樣的建議?

我不是媒體人員,也沒覺得自己有能力或者有欲望去干涉這樣的工作。我不會參與到編輯決策,因為媒體有自己的專業規則和標準。我可能會為商業運作和報紙未來的經營模式給予意見,也可能以讀者的身份參與,就如何提升讀者的體驗提供意見。我跟蔡崇信也講,我說“你到《南華早報》,你要代表的是廣大的讀者,你不需要代表股東,你只代表讀者。”為此阿里愿意不斷投入,我們要加強編輯團隊、加強記者團隊,讓這個媒體的實力增強。南早對于阿里巴巴最大的回報,是變成一個受人尊重的媒體。

談中國經濟放緩:放慢才能船調頭

問:身為中國重要企業家,您怎么看中國經濟放緩的情況?供給側改革和寬松的貨幣政策究竟是正確的應對方法,還是會招致風險,進一步影響經濟?

中國高速發展了三十多年,它的經濟規模那么大,不可能無止境地按照這個速度增長。再按照這樣的速度去發展,對中國也沒有好處,不但不可持續,還會破壞環境。要是中國現在的經濟還是繼續以雙位數增長,我們要擔心的恐怕會更多。

中國當前有許多迫在眉睫的問題,例如環境惡化、貧富懸殊加劇等。如果不改變增長模式,就會出現問題。經濟放慢才能船調頭,船小容易調頭,今天中國這艘船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大船要掉頭,一定要慢,快了肯定不行。

我覺得,未來三五年中國經濟會面臨挑戰。經過三十多年的增長,花幾年時間調整方向也是合理的。中國經濟現在的增長速度是7%,有人認為實際速度可能只有5%左右。但就算這樣,現在全世界并沒有一個規模相當的經濟體以這樣的速度發展。

我們沒有必要恐慌。衡量經濟的一個重要指標是就業率。如果可以保持就業穩定,經濟就不會有問題。今天中國經濟一方面是傳統的經濟開始在下滑,但是服務、消費、高科技經濟在增加,這給年輕人帶來巨大的機會。物流及快遞行業也為低技術工人創造了大量職位。

我覺得未來十五年到二十年,中國還是會充滿機會。這個國家有13億人口,當中七到八億人已經脫貧,二到三億人屬于中產階級。如果好好發展互聯網科技,中國就能夠推動消費、服務及科技信息產業高速發展。我認為在這個時候,中國能夠誕生出了不起的企業。至于貨幣寬松政策,還有供給側改革,是否能夠改變中國經濟,這毫無疑問是兩個很重要的積極要素,但是真正最重要的要素,我認為是企業家精神。只要中國的企業家精神被發揚光大,中國未來就會成功。

問:在中國過去三十年的發展歷程中,從早期需要外來的資金,需要外來的技術,到現在中國開始輸出技術、輸出資金。既有很多希望到中國做生意的投資者,也有很多中國投資者希望走出去。您會給他們一些什么樣的建議? 

中國經濟放緩以后,這在為中國供應煤、石油、鋼鐵等原材料和資源的國家中引起了恐慌。這種恐慌被放大,而恐慌本身大過了中國經濟所面對的問題。有些西方投資者慌了手腳,于是撤出中國。對此我們無可奈何。但其實資本外流造就了機會。要在中國做生意,必須把目光放遠一點。長遠來看,中國的機會其實還很多,中國農村還有那么多的機會,中國改革走向服務業,走向高科技,走向消費的機會太多。如果今天還是搞鋼鐵、石油這類傳統行業,就要選擇性的發展。

很多人問,美國互聯網公司進中國,怎么沒有多少間成功?其實美國只來了少數互聯網公司,中國在過去的二十年,幾十萬家互聯網公司創業,活下來的就這么幾家,真正大型的就是百度、阿里巴巴和騰訊,好的互聯網公司只有二三十家。做一個創新工作,去任何地方,都很難。人家美國人說我們互聯網公司到中國都沒有成功的,你跟我講一個中國公司在美國成功了?你跟我講一個歐洲公司在美國很成功了?跨境做生意,跨文化做生意本來就很難。如果你希望在兩三年以內做成功就不容易。我的看法,去任何地方做生意,要長遠,尤其在中國,你要了解文化、你要學會欣賞文化,這是我覺得未來全球化的關鍵之舉。

轉載請注明出處。

1.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

相關文章
網友點評
關注微信
手機網站
關于我們
久久免费视频-久久精品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