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一個道士一個導師,起底牛鼻子老道求伯君

字號+ 作者:admin 來源:未知 2016-04-22 我要評論

當WPS成為一個不賺錢的形象品牌之時,求伯君依然扮演著民族軟件導師的角色。無論何時,他依然還是那個我們記憶中的IT英雄。 偶然間發現了這篇寫作于2012年1月的稿子,當年3月刊登

1

當WPS成為一個“不賺錢”的形象品牌之時,求伯君依然扮演著民族軟件導師的角色。無論何時,他依然還是那個我們記憶中的IT英雄。

偶然間發現了這篇寫作于2012年1月的稿子,當年3月刊登在《電腦愛好者》雜志之上,卻忘記了分享在網上。這多少是對求伯君的不敬,因為他正是啟蒙我們這一代人進入IT行業,開動互聯網思維的導師,無論他是否在你眼中屬于成功者,他都在巔峰之上了。特此分享,稿雖久遠,人卻長青。

在程序員眼中,他是IT英雄;在IT業內眼中,他是民族軟件的先知;在游戲Fans眼中,他是劍俠情緣系列的BOSS;諸多光環籠罩之下的他,其實只是一個道士,一個2005年掛牌上崗的武當三豐派門下俗家弟子。

姓氏罕見的程序員

對于1998年以前接觸過PC的人來說,求伯君是一個傳奇,理由很簡單,每一個人都用過WPS,在那個黑黑的屏幕上,在DOS環境下,WPS1.0的啟動界面里,“求伯君”這三個字變得不可回避。

在那個時代,一個程序員便可以創造一個經典程序,王永民的王碼、王江民的KV殺毒、鮑岳橋的UCDOS,而在程序這本秘笈上印上自己的大名,讓自己成為萬民敬仰的英雄這樣的武俠橋段,是那個時代最讓程序員們振奮和有望實現的壯舉。求伯君無疑是其中最出名的,甚至被譽為“中國第一程序員”。

他脫穎而出的第一元素是什么?一個做程序員的朋友的總結很獨到:決不是從1988年至今都在使用的WPS系列,也不是他作為金山軟件前董事長的身份,而是他有一個如同大俠般豪放的名字——求伯君。“求”,通常我們只會在武俠小說中看到的世外高人才有的姓氏;“伯君”,通常我們只會在武俠小說中看到的蓋世豪俠的專屬名。或許求伯君日后拜入武當派也有此“宿命”。

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名氣和WPS捆綁銷售

盡管有一個很大俠的姓名,但求伯君“創造”WPS決不是坊間傳說的那樣,一夜之間練就的絕世武功。恰恰相反,從1988年5月開始,求伯君為了這個WPS,將自己鎖在了賓館,和方便面結婚,引爆肝炎三次,每次住院一兩個月,在醫生的告誡中,他卻將電腦放在病床前繼續一個人戰斗,就這樣反復折騰,1989年9月的某天,國內第一款中文字處理軟件WPS1.0終于問世,與之相伴的還有西山4.03,這成了1988年創立的金山公司的主打產品。求老道的修真之旅一開始就伴隨著苦難輝煌。

沒有鮮花、沒有發布會,WPS就這樣開始入侵電腦,沒有鋪天蓋地的廣告,完全靠用戶體驗口口相傳,在那個電腦還屬奢侈品的年代,竟然積累下了2000萬用戶,這在時下PC普及的今天,依然是一個天文數字般的用戶量。

當年只有25歲的求伯君一夜之間成為了數字英雄,站在了中國IT行業的前臺,這一站,就是20多年,直到2011年10月24日正式退休。

和求伯君大名一起捆綁銷售的還有WPS,這段10萬字的代碼,這個在386上用匯編語言寫就的程序,也在之后的10年,成為中國人使用電腦必須做的第一次親密接觸,“我學電腦就是從WPS開始的,我的畢業論文就是用WPS打的;我的老婆就是我在培訓WPS的過程中認識的。”類似這樣的用戶段子,比比皆是。

在沒有微軟Word的年代,WPS對中國人來說就是PC的代名詞,批發價2200元,年銷售3萬套,不到30歲的求伯君住進了別墅、開上了豐田佳美。求伯君的信心空前高漲。

一路高唱凱歌的WPS,在1993年,遇到了Word的挑戰。求伯君主動迎接挑戰,做了一個類似于Office套件的產品,叫作盤古組件,里面有WPS、電子表和字典。所有的財力、人力都投入到“盤古”開天地中,這比求伯君做WPS1.0的時代實力雄厚了百倍,1995年4月,基于Windows的盤古組件正式發布,可卻只賣出了2000套,金山和微軟的遭遇戰中,金山一夜潰敗。

在潰敗中,昔日的對手微軟拋來了橄欖枝,年薪70萬人民幣邀請“中國程序員第一人”求伯君加盟,可求伯君還是想搞他的WPS,即使苦悶到一天之內給BBS上的站友們寫300封信來發泄,他依然沒有放棄自己的理想。用求伯君的話來說:“能夠讓我安心寫軟件,就是最幸福的事情”。

200萬賣掉了別墅,拉著想辭職并已休息了6個月的副手雷軍一道,求伯君再次踏上修真之旅,這一次幾乎讓他傾家蕩產的WPS97不負眾望,推出僅兩個多月,就銷出了一萬三千套,求伯君和他的WPS翻盤了。

撈偏門 從賺錢到迷失

一直以來,業內都將金山軟件當作是民族軟件的旗幟,盡管金山軟件并不是一家實力很雄厚的企業,我曾經問過不少在金山干過活的朋友,他們大都表示:金山的收入不高、金山讓我們學到了很多,去金山,是沖著求伯君的大名。

跌跌撞撞走向新世紀的金山,確實再一次遭遇瓶頸,這一次不是來自外部企業,也不是自身因素,而是國內軟件市場的不正之風——盜版。WPS這類的通用軟件盡管是國內迄今用戶量最大的軟件之一,盡管只要用電腦超過3年以上就幾乎不可避免的要和它發生關系。可WPS卻賣不起價了。

怎么辦?求伯君或許是一個天才的程序員,但卻并非一個強有力的企業經營者。在面對惡劣的市場,盡管不情愿,但求伯君還是默許了諸如《金山影霸》、《金山快譯》、《金山游俠》等小工具軟件的生產,而當年苦悶到想離職的雷軍則給這些相對WPS來說是小兒科的東西標上了“紅色正版風暴”的名頭,28元買正版,在1999年還是不可想象的,但金山做到了。

“金山影霸成功后,金山很難垮掉了!”雷軍如是說,而結果也如此,其他和求伯君同時代的一流程序員攜帶著他們賴以成名的通用軟件一個一個倒在了盜版的槍口下,民族軟件哀鴻遍地之時,靠這些小兒科,年銷售110萬套讓金山頑強的活了下來。

嘗到了撈偏門的甜頭,金山一發不可收拾,進入新世紀后,求伯君儼然成為了金山的精神領袖,而金山也走向了多元化,尤其是游戲,在喜歡玩游戲的求伯君的帶領下,從沒賺到什么錢的《中關村啟示錄》、《中國民航》、《劍俠情緣》等單機游戲,到賺錢賺到讓金山在香港聯交所上市的系列原創網游《劍俠情緣網絡版》、《封神榜》、《春秋Q傳》等,依靠網游這個曾經讓通用軟件公司不恥的小零碎,金山軟件真正崛起了,更讓許多新世紀才接觸電腦的人誤以為金山軟件是一家游戲公司。

一個道士 一個導師

盡管時至今日,WPS個人版已經免費化,WPS專業版在政府采購中多次擊敗微軟,但實際在大多數電腦里依然難覓芳蹤,成為一個“不賺錢”的形象品牌之時,求伯君依然扮演著民族軟件導師的角色。

對于求伯君來說,他依然是創作WPS1.0時的那個程序員,一個一心一意實現自己心中夢想的修道之士,一個企圖讓自己的民族軟件夢想引導IT業方向的導師。從他和他的金山中,走出了大量被稱之為“舊金山”的IT創業者,王峰、馮鑫、尚進、許曉輝……他們在金山尋找夢想,離開金山挖掘自己的金山,有的“舊金山”如今的事業已經大有超越金山的可能,金山成為了整個中國IT產業的黃埔軍校,而求伯君就是這所學校的導師,盡管人才外流對一個公司不是好事,但對整個產業則是幸事。而更多的IT人則一直將求伯君之路當作自己奮斗的目標,當然賺錢能力除外。一度有朋友揶揄說:“走進IT圈,到處都是求伯君2.0版。”

然而求伯君并沒有安于導師之名,他走的更遠,更娛樂化,2005年,求伯君正式拜入武當三豐派門下,成為武當三豐派第十三代內家拳傳人鐘道燭道長俗家弟子,玩起了和他本職工作完全不搭界的新業務,之后金山軟件的重大活動中,時不時還能看到穿著一身道袍、梳著形狀如牛鼻發髻的求伯君登臺舞上一段武當劍法,甚至于在2011年,金山投資的大型青春武俠古裝劇《劍俠情緣藏劍山莊》中,求老道還主動客串了一把“劍圣”,將他的修真之旅和他求伯君這個蓋世豪俠專用大名實實在在的GAME了一把。但以求伯君在IT行業里的牛人地位,牛鼻子老道之名他已經當之無愧。

2011年11月18日晚,一場被命名為“君之傳奇”的隱退儀式成為了年度IT業最重大的事件之一,時年47歲的金山創始人、原金山董事長兼CEO求伯君宣布退休。在求伯君隱退儀式上,雷軍通過微博表示:求伯君是我二十年來的良師益友,老板加戰友!四十七歲,這么年輕退休,真的是件幸福快樂的事情。

然而,求老道真的退休了嗎?或許不久之后,我們會看到道骨仙風修真成功的求伯君王者歸來……

轉載請注明出處。

1.本站遵循行業規范,任何轉載的稿件都會明確標注作者和來源;2.本站的原創文章,請轉載時務必注明文章作者和來源,不尊重原創的行為我們將追究責任;3.作者投稿可能會經我們編輯修改或補充。

相關文章
網友點評
關注微信
手機網站
關于我們
久久免费视频-久久精品视频